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全国咨询热线:
整体厨房历史当前位置:主页 > 厨房文化 > 整体厨房历史 >
沪曹杨新村:优秀历史建筑承载城市记忆 该如何被妥善安放

原标题:工人新村:优秀历史建筑承载城市记忆

  曹杨新村,众所周知的工人新村,很多人还不知它有另一重“身份”———优秀历史建筑。2004年,曹杨一村被评为“上海市第四批优秀历史建筑”。2016年,中国文物学会和中国建筑学会联合公布“首批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曹杨新村同样在名录之列。

  65年,岁月悠悠,给当年的“白墙壁、红瓦顶”留下斑驳的痕迹。

  曹杨新村作为优秀历史建筑,如何完整地保存其历史风貌,如何在保护优秀历史建筑的同时创建宜居社区,这是个值得更多人关注的命题。好在近几年对工人新村的研究多了起来……

  立秋后的傍晚,夜幕还未降临,历经65年风雨的曹杨一村起了微凉的风。

  “曹杨一村建成的时候,我就跟我父母亲住进来了,搬进来时我才12岁,现在新村都65年了,我也77岁了。60几年了,这里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再过5年就70年了……”曹杨一村的住户唐招娣老人牵着自家的比熊犬lemon走在小区里的四工区,往四周望了望说。

  1951年,新中国首个工人新村———曹杨一村始建。1952年建成,首批楼房有48栋,建筑面积32.66万平方米。同年,来自普陀、长宁和闸北三个区的先进工作者和劳动模范在一片敲锣打鼓的欢闹声中入住曹杨一村。唐招娣的父母亲当时在国棉一厂工作,也属于第一批入住曹杨一村的住户。新中国第一批劳动模范杨富珍当时是上海国棉一厂的挡车工,跟唐家住在同一栋楼。

  在搬来曹杨一村以前,唐招娣和父母亲住在圣约翰大学附近(现在的华东政法大学附近),回忆起搬进新村的那天,唐招娣神情骄傲:“那个时候我已经10多岁了,所以记得很清楚,我们搬进来都是敲锣打鼓的,不是劳动模范、不是生产者,进不来的。”她用手指着一排排房屋,认认真真数过去:这边是国棉一厂、国棉二厂……国棉二十几厂……

  朱芬(化名)的父亲朱梦熊当时担任申新九厂(后改为国棉二十二厂)的工会主席,也是首批住进曹杨一村的住户。朱芬1954年出生在曹杨一村,跟唐招娣老人一样,六十几年来,身为“劳模后代”的她们感受了产业工人的荣光,看到了曹杨一村四周的稻田变成高楼大厦,见证了一村被评为“上海第四批优秀历史建筑”,也目睹了曹杨村史馆的建成……

  如今65年过去,这段城市记忆该如何安放?曹杨新村的优秀历史建筑保护之路又该朝向何处走?

  劳动模范之村,“不是劳模进不来”

  时间拨回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上海市人民政府主张“住宅建设要优先考虑工人阶级”。市政府希望通过两个试点项目(“1002”户和“两万户”)起到带头作用,号召全市企业妥善解决职工住房问题。

  1952年,第一批劳动模范携家带口,搬进曹杨一村,这就是试点之一的“1002”项目。那么,第一批劳动模范是如何选出来的?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杨辰老师对此进行了研究,新村住房的分配主要分两个阶段:首先是政府在全市范围内对企业进行挑选;然后是在入选企业内部对职工进行挑选。

  什么样的企业能够入选?杨辰老师通过整体档案发现:“‘两万户’项目中约6100套分给了上海央企,12900套分给了地方国企(这两项占到了总数的95%),私企仅有1000套(占5%)。新村住房的分配带有明显的倾向性———重点服务与国家战略需求紧密相关的国营企业。”“两万户”的居民多来自华东纺织局、轻工业局、机械部、钢铁和化工等企业。

  入选企业确定了,内部的职工又该如何选拔?杨辰老师介绍,企业内部的住房分配主要依据四个原则:第一,根据车间人数按比例分配名额;第二,在工厂里从事技术创造发明,对生产有特殊贡献者;第三,生产上一贯带头的优秀先进工作者;第四,工龄较长的老年工人。因为名额极其有限,最后入住的往往是各厂在思想政治和业务能力两方面表现优异的“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

  最终来自217家企业的1002户工人家庭入住曹杨新村,携家带口,在这里扎根,有了子辈孙辈,一住就是一个甲子。

  两代新村工人对自我身份的认同感

  杨辰在他的研究中还提出了“新村工人”的概念。他认为,“新村工人”是从上海的工人阶级中细分出来的一个社会群体,区别于不住新村的工人。“新村工人们在职业岗位、经济收入、社会身份、生活方式、自我认同、工作和居住关系等方面有一定的共性。”

  新村工人从何而来?

  朱芬曾当过4年兵,她说部队里面的老同志来到家里家访,看到整齐排列的一排排房子,看到小区蜿蜒的林荫道,对朱芬的印象很好。“当时人家跑到我们这里来,看到这样好的环境,哎哟,你们这里太漂亮了!我父母、小区里的邻居都是劳动模范,立马拍板,说这个小姑娘我要了。”

  当年战友来家访的场景仿佛就在眼前,朱芬回想起这些往事,语气昂扬,言语间满是骄傲。

  唐招娣老人接过话茬:“红漆地板、自来水啊,刚来的时候老灵啦,那个时候独门卫生间在上海很少的,人家都很羡慕的。”60年前的歌谣唱道:“曹杨新村好风光,高楼大厦真漂亮。白墙壁,红瓦顶,石子路铺得平。诶嘿哟,走路真称心。”

  杨辰曾在曹杨新村有过8个月的居住经历,他也感受到了居民这种自豪感:“工人新村的确没有过去那么辉煌了,但是如果你去社区里面走走,碰到第一代第二代老居民,他们还是有自豪感的。那个时候家里能住到这么好的房子,小区绿化、公园、林荫道都很好,房子密度也非常低(楼间距是当时上海通用楼间距的1.8倍),采光很好。我们有一张1962年以前两层时候的复原图,看起来真的感觉像郊区别墅区,非常宽敞,跟现在欧洲的花园新城、花园别墅很像。”

  一村的环境在文学作品中也有描述,小说《上海的早晨》写纺织女工代表汤阿英搬入曹杨新村的情景:“只见一轮落日照红了半个天空,把房屋后边的一排柳树也映得发紫了。和他们房屋平行的,是一排排两层楼的新房,中间是一条宽阔的走道,对面玻璃窗前也和他们房屋一样,种着一排柳树。”

  曹杨新村建成之后,作为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成就,新村里的工人家庭一度成为外宾参观的对象。

  普陀区志记载,曹杨新村从1955至20世纪90年代持续接待了世界155个国家和地区的外宾7209批,共10万多人次,平均每周有4—5批外宾。并且,作为全市重要的对外窗口,曹杨新村街道还设立了外事办公室,杨辰说,这些参观接待成为新村居民日常生活和集体记忆的一部分。

  新村工人是一个非常受尊敬的社会身份。第一代工人因自己的劳模身份而自豪,他们的子女———新村里的第二代也为“劳模后代”的身份而骄傲。

采集侠
2019-07-20 14:27
91彩票是一款功能非常强大的彩票软件,这款软件中不仅包含超级丰富的彩票种类,让你实时把握最新胴体,还有全面的彩票资讯,专家荐号来为大家推荐优质的号,彩民们千万不要错过![推送设置]:及时更新彩票通知,彩票号码会自动推送通知,让您快速了解获奖信息[颜色齐全]:丰富的色彩包括:双色球,大彩票更精彩的游戏,等你来挑战